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“野马保姆”的“人马情未了”

作者: 高晗、丁磊    来源: 新华网    日期: 2021-01-29

  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29日电题:“野马保姆”的“人马情未了”

  新华社记者高晗、丁磊

  老高名叫高守勤,是个老实的庄稼人。五年前,他决定到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,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野马当“保姆”,喂食饲料、清理垃圾、训练野马……朝夕相处的日子用老高的话说:“这几年总是围着马转,比陪伴妻子的日子还多。”

  野马繁殖研究中心位于新疆吉木萨尔县,地处天山北坡,临近古尔班通古特沙漠,是普氏野马的原生地。研究中心主要负责野马重新引入、繁殖和野放研究,是世界野马数量最多的野马繁殖基地。

1月23日,饲养员高守勤在新疆吉木萨尔县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巡护野马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普氏野马,全世界仅存2000余匹的濒危动物,长得非常精壮,不惧严寒酷暑,却胆小警觉,惧怕人类,对任何非自然界发出的声音异常敏感。50米,是它与陌生人的“底线”,如有人越线,所有马匹会立即转头,如临大敌。

  因此,当饲养员怎么才能与它们既保持距离,又获得相对信任,是老高工作之初要面临的难题。

  “我去它就跑,根本无法近身,当了快一个月饲养员,连马的眼珠长啥样都不知道。”老高坐在值班室凳子上,摸着后脑勺的头发尴尬地说,“只有走到一定距离,才能观察马的健康情况,配合兽医做好照料。”

  那时,比他年长的饲养员指了指刚清理出的马粪打趣说,在马粪里滚一圈,和马套套近乎,也许就好了。

1月23日,刚外出巡护野马不久,饲养员高守勤的眼睫毛和头发都上了霜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同事讲的玩笑,老高却当真了。

  从此以后,他每次进马圈前,都要敞开大衣,在刚清理出冒着白汽的马粪中“旋转、陶醉”片刻,就像人们吃完火锅站在除味喷雾里一样,“染上”马粪味再去喂食。没想到效果非常好,他明显感到野马不跑了。

  老高告诉记者,野马“保姆”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,照料野马不同于养骡子、山羊,与他们打交道要时常怀有敬畏之心,做事要小心翼翼,像对待家里的孩子。

1月23日拍摄的新疆吉木萨尔县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全景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工作顺利了,家里人却有意见了。由于浑身马粪味而不自知,老高的妻子总是抱怨,孩子也不喜欢靠近他,还常用网络热词调侃他,“你是有那味儿了的爸爸。”

  从此“有那味儿了”成了孩子叫爸爸的前缀。

  闲不住的“保姆”老高还在穿衣服上动心思。

1月23日,在新疆吉木萨尔县野马繁殖研究中心,高守勤搬运饲料准备给野马喂食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“我观察野马对颜色鲜艳的衣服很敏感,对穿着黑、灰等接近野马肤色衣服的人有亲近感。”细心的老高说,他及时向研究中心报告了这件事,从此他们的工作服统一换成了深灰色。

  “野马不解风情,辜负了我对它们的心。”老高说这话时,平常与他较亲近的野马,在他数次尝试靠近后,却“离他而去”,这让老高在记者面前“丢了面子”。

1月23日,在新疆吉木萨尔县野马繁殖研究中心,饲养员高守勤给野马喂食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和马群打交道久了,老高还是掌握了很多冷门知识。“比如,任何人都不能碰野马的头部,冬天的时候野马就像个小胖墩,野马就连睡觉都是站立着的……”

1月23日,高守勤在新疆吉木萨尔县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值班室做笔记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虽然多年朝夕相处,但如今老高依然与野马保持着距离。

1月23日,在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饲养区外,饲养员高守勤观察野马生长情况。新华社记者 高晗 摄

  谈到眼前这些被他悉心照料的“孩子”,老高百感交集地说:“野马不属于这里,最终还是要回归大自然。”

[责任编辑:杲均丰]
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42180